初_璟____

查无此人

一个蹇齐车的脑洞

上海高考作文题和柿砸 @不知道怎么改名的柿子 点梗结合的产物。
我承认我就是偷懒不想又写高考题又写车
事先说明,我考试的时候可没想那么多,只是在想可以写双白而已。我可是个正经人(???)

当然这还是个车的脑洞
!!!!是个含玻璃渣的肉!!!!!
双向暗恋设定,饼没有后宫设定
蹇宾视角
其实从脑洞里基本看不出双向暗恋
(估计写出来也看不出双向暗恋)
ooc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某日晚上蹇宾做了春梦,对象是他的上将军齐之侃
春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,毕竟天玑王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。
更何况梦里的齐之侃一丝不挂的被他压在身下,双腿盘在他的腰上,双眸含水脸色潮红,在高潮中一遍遍地叫着他:“阿蹇…啊…不行…太…太深了…”
如果不是因为早朝,蹇宾真的不想醒。
(↑这个时候就想“从此君王不早朝”了喂)

第二天早朝的时候,依然是国师和齐之侃互怼
蹇宾走了一会神
国师:“……臣等是希望王上美梦成真啊!”
蹇宾回过神,就听到这一句,想到了什么,然后挑了挑眉,然后随意说了两句话结束了日常互怼,又嘱咐国师下朝后有要事要商议,之后就退朝了。

下朝后:
蹇宾:“国师你说希望本王美梦成真,那你且算一算本王美梦何时成真。”
国师掐指一算:“回王上,就在不久以后。但其中变数众多,还望王上把握机会。机不可失。”
蹇宾点了点头,挥手让国师退下了。

后来,蹇宾的梦的确成真了,国师的预测的确是对的。

后来的后来,再回忆起那时的场景,觉得宛如庄周梦蝶一般,飘渺而又不真实。
蹇宾手里攥着齐之侃的信,信上“见字如面”四个字尤为俊秀。蹇宾望着廊外细密的雨,仿佛看到记忆里的白衣少年踏雨而来。
只可惜,他的小齐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非常ooc的娱乐向恶搞小剧场,ooc到娘都不认识的那种。场景是下朝后:
蹇宾:“你说希望本王美梦成真是吧。”
国师俯首:“臣的确是这么想的…”
蹇宾一拍桌子:“好!即日起封齐之侃为王夫,三月后大婚!尔等速速准备。”
国师内心是崩溃的,臣不知道王上你的美梦是这个啊…
然后?
齐王夫宠冠六宫,天玑王三天两头不上朝,如果不是齐王夫时时劝谏要以朝事为重差不多就是天权王第二了(喂)
反正不管国师有多悔不当初,天玑王还是如愿以偿(?)过上了从此君王不早朝的生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关于什么时候写这个问题
反正是七月前吧,具体看我心情(。)
当然小剧场是不写的辣

评论(14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