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_璟____

查无此人

【双白清水小甜饼】安眠

一发小甜饼
因为是清水所以无差
非常短
一发完
设定是双白定情以后出来度假,四舍五入就是度蜜月辣(ฅ'ω'ฅ)(并不)
时间的话,不用在意那些细节XD
那么
R U ready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茂密的竹林簇拥着竹屋,山间只有蝉的鸣叫声,偶尔会有鸟儿叽叽喳喳地啼叫,仿佛是在求雨。

正值盛夏时节,竹屋里反而沁着一丝凉意。

蹇宾躺在床上,阖着眼,想着昨日各地呈上来的折子。西部那边接近两月没有降雨,全国其他地区少则也有半月余没有降雨,今年的收成怕是不好。再加之前些日子,国师借此由头多方打压异己,搅得朝堂乌烟瘴气,也令蹇宾有几分掣肘。他需要仔细思量接下来该如何施政。

想到这些种种,蹇宾心烦意乱,翻了个身,睁开双眼,眼睛盯着门外一株小草,若有所思。他本是想着山中清静,既可以安心部署之后的事,也可让这些日子如煮沸了的水一般闹腾的朝堂冷静几日。再者小齐才回朝不久,也想与小齐多些独处的时候。但政事烦心,以致于在凉气袭人的竹屋里,蹇宾却烦躁得眉头紧皱,额间满是汗水。

不一会,蹇宾听到了一串脚步声,赶紧合上眼,微微蹭了蹭铺着竹席的枕头。齐之侃端着一盘刚洗净的果子走了进来,将果盘放在书案上那一摞奏折旁,一时间果子的清香四溢。齐之侃又看了看蹇宾,见他额间满是汗水,便从怀中掏出手帕轻轻拭去了汗水,又将帕子仔细叠好放入衣内。齐之侃父母早逝,一直都是独自照料自己,哪里会照顾人?但从跟着蹇宾的第一天开始,齐之侃在照顾蹇宾这方面无师自通。到如今已不仅仅是习惯和忠诚,更多的是出于爱。

齐之侃又拿起一旁的蒲扇,平日里雷厉风行的上将军动作轻缓,微微摇着扇子,带来一丝凉风。蹇宾合着眼,清风拂过面颊,抚平了蹇宾的眉,也让蹇宾烦躁的心沉静下来。他看不见齐之侃的表情,但他可以想象他的小齐望着他,心里眼里全是他,眉眼处是写不尽的温柔缱绻。

蹇宾开始觉得渴睡,迷迷糊糊间,微风停了下来。齐之侃悄悄起身,把脚步放轻放缓,离开了屋内。不一会蹇宾听到隐约的砍柴声。他想起早晨的时候齐之侃还说要做些他从未尝过的山间小食。他微微一笑,又蹭了蹭竹席。这竹席也是小齐在山下寻了好久才置办到的。他一向浅眠,到了夏季尤甚。每年夏季齐之侃总是变着法地想让蹇宾得以安眠。

蹇宾不止一次地想,他的小齐,是天下难寻的,独一无二的,仅为他所属的瑰宝。

蹇宾渐渐睡着了,他没有听见齐之侃悄悄回屋的脚步声,也没有听见渐渐弱下去的蝉的鸣叫声。

齐之侃正翻阅着关于农学的书,只听外面噼里啪啦的雨滴声渐响,他从书间抬头,看见外面的乌云和雨雾笼罩着远处的山脉,看着从檐上滑落的水珠成线,会心一笑。

这下,王上可以安眠了。

他心想。


The End

评论(2)

热度(38)